<i id='2hc5k'><div id='2hc5k'><ins id='2hc5k'></ins></div></i>

    1. <span id='2hc5k'></span>

        <ins id='2hc5k'></ins>
        <i id='2hc5k'></i>

      1. <tr id='2hc5k'><strong id='2hc5k'></strong><small id='2hc5k'></small><button id='2hc5k'></button><li id='2hc5k'><noscript id='2hc5k'><big id='2hc5k'></big><dt id='2hc5k'></dt></noscript></li></tr><ol id='2hc5k'><table id='2hc5k'><blockquote id='2hc5k'><tbody id='2hc5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hc5k'></u><kbd id='2hc5k'><kbd id='2hc5k'></kbd></kbd>
      2. <fieldset id='2hc5k'></fieldset>

          <acronym id='2hc5k'><em id='2hc5k'></em><td id='2hc5k'><div id='2hc5k'></div></td></acronym><address id='2hc5k'><big id='2hc5k'><big id='2hc5k'></big><legend id='2hc5k'></legend></big></address>
            <dl id='2hc5k'></dl>

            <code id='2hc5k'><strong id='2hc5k'></strong></code>
          1. 韓紅改編《魔鬼中的天使》驚呆田馥甄:詩筆寫rap 淬煉出一把愛情刀子

            • 时间:
            • 浏览:8
            韓紅、田馥甄合唱《魔鬼中的天使》宛若天籟

              本期《我想和你唱》舞臺上,兩位天後的惺惺相惜令空氣中充滿甜味兒,韓老師評價小田兒聲音像豎琴,小田兒評價韓老師的聲音是一個弦樂團。《魔鬼中的天使》原曲風格是由木吉他、鼓為主的簡約編配,烘托著田馥甄幹凈清透的音色,調性清淡婉約,現場合唱版《魔鬼中的天使》因韓紅這一個人的弦樂團加入而風格大變,變得深遠厚重,仿若彤雲密佈,朔風吹面,變得字字痛切,聲聲如訴,椎心刺骨,而歌曲中段出現的rap,更如同一把寒光閃閃的刀子,流淌著黑色的毒液,刺入人心深處,刺痛所有在愛情中曾經或正在傷痕累累的心,刺痛千萬顆心底深埋著的那份不為人知的苦楚與糾結。

              《魔鬼中的天使》發表於2011年田馥甄的《My Love》專輯,由華語樂壇殿堂級創作者陳小霞、姚若龍聯手打造,是近十年來文藝情歌的一首代表性作品。

            流行曲風與說唱元素的碰撞田馥甄天籟音嗓重唱經典田馥甄天籟之聲賦予歌曲全新的韻味

              同為以愛情為題材的流行音樂作品,如果說大眾情歌指的是是流行音樂工業化的流水線產品,那么文藝情歌則是充分個性化創作的藝術成果;大眾情歌必須顧及大眾的語言習慣和接受度,因而使用常規思維和應用性話語,側重於故事的講述和常態情緒的描繪,文藝情歌則跳出應用性語言習慣,進入詩歌的審美性話語和思維系統,著力於通過新穎的意象和獨特的意境,以達到哲的高度、理的深度和詩的美感。

              在華語樂壇創作歌手陣營中,韓紅也堪稱是一個文藝情歌的創作高手。1998年,韓紅以一曲山泉般清新的文藝小品《傢鄉》初試啼聲、一唱成名;在隨後的《醒瞭》《歌唱》兩張專輯中,她推出《一走瞭之》《你不會回來》《在何方》等一大批文藝情歌,這些作品如同一首首精致奇巧的情詩,浪漫飄逸、靈動不羈,顯示著青春年華時期韓紅的唯美主義傾向;20年後的今天,她的創作激情和能量依然不減,隻是風格有所改變,變得更深沉,也更犀利,既寫出《一個人》《一時間》等針砭當下都市人精神困境的民謠作品,又以《遠方的孩子》成功觸及瞭有關人生信仰的宏大主題,不僅深度與美感兼具,更體現瞭創作者遼闊高遠的精神維度和悲天憫人的人文關懷。

              《魔鬼中的天使》中的這段rap,則是韓紅的詩筆又為之一變,由飄逸浪漫的唯美派轉身變為瞭犀利奇詭的先鋒派。

              在姚若龍原有的詞作中,也使用瞭黑色念頭在吼叫、灰色監牢等情歌中極少使用的新穎意象,並且用魔鬼、天使等對立意象,來制造關系和情緒上的張力,可說是極富獨特性和表現力,但為瞭便於大眾理解,詞作的思維結構依然遵循瞭理性思維和因果邏輯,自覺地止步於先鋒派、現代派詩歌的大門之外。

              韓紅寫的這段rap,在前輩詞人止步之處繼續前行:時光不長,我把它釘在墻上,用一支黑色的木框,封箱夜的漫長。愛情不長,我把它塗抹胸上,像隻黑臉的貓,表情難辨模樣不詳。雖然是比興,但不是我們見慣瞭的那種中國傳統的暗喻式比興,它打破瞭理性邏輯和因果鏈條,進入瞭跳躍式的自由聯想;一杯水遮住瞭光,你不必這樣,真的不必這樣瘋子瘋子,傻子傻子,刀子刀子,安靜的句子,最後是破碎瞭的日子!韓紅走入瞭先鋒派詩歌的世界,以沒來由的意象拼接,沖擊力十足的疊詞,徹底打破客觀時空與因果、回歸到主觀真實,發出極度苦悶的囈語,同時又是悲鬱絕望的吶喊,就此,這段rap才具備瞭刀子一樣的鋒銳度和情感沖擊力。

              韓紅的歌壇地位之所以卓然高企,與其身份的特殊性有關。她既是一個嗓音得天獨厚的超級唱將,也是一個才華橫溢、風格獨特的創作人,以文藝風格、人文性表達為不變的精神內核,同時既能駕馭各種音樂形式,又能切入不同體系的詩性思維話語,故能二十年如一日地保持強悍的創作力,為樂迷們帶來不斷的驚喜。